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局長信箱
首頁地勘文化

走夜路刀棱山下 戰風沙祁連山邊

時間:2017-04-05 10:52:45 瀏覽次數:0

 1975317,我到362鉆機參加生產勞動,為期一個月。

362鉆機施工在靖遠縣大水頭刀棱山北坡。這臺鉆機是甘肅省工業學大慶樹立的樣板,是地質系統學習的榜樣,是出了名的先進鉆機。

應該說鉆機施工都在野外,除了黃山、黃土、巖石,就是泥漿帳篷。又多都是年輕人,沒女人。多都是工具到處甩,黃泥漿到處濺,素話葷話胡亂說。尤其是三四月份在靖遠,在大水頭刀棱山,正值狂風怒號,沙塵滿天,昏天地暗的天氣,我想象中肯定是又臟又亂。可一到這鉆機,見到的是什么都干凈,什么都整齊,工具、衣服、帳篷都整整齊齊,連購買的蔬菜擺放的都是一條線似的;第二印象是青年人有禮貌,沒有臟話,待人熱情。一臺鉆機包括機長在內,連同巖石鑒定員、大班記錄員、大師傅總共不到十人,又都是年輕人,誰同誰都親如兄弟,待人都很誠懇熱情。幾天中,就會發現有經驗的師傅不厭其煩教徒弟,新工人虛心學習并掌握鉆探技術要領。在過去,在有的鉆機當工人,第一年是掃地提水,第二年擰擰管子打個下手,第三年才能操作機器。可這臺鉆機一年中就能跟師傅學會掌握機器操作這門技術;第三個印象是每個職工都勤于學習,善于動腦,不論是大是小,他們都有不同程度的經驗和創造。

在鉆機勞動中,我還真有不少收益,其中還包括結識了李克川這位人送雅號“蹦蹦”的機長。克川有特長,有趣事,有惹人喜歡的好脾氣。他是河南南陽人,工作早,結婚早,得子也早。剛工作時他膽子小,不敢去上夜班,天天是妻子接送,兒子同他一樣高了有時還得接送。我參加勞動時他已三十好幾的年紀,可膽子還是不大。他的鉆機在刀棱山背后施工,離他住地有三四里地,中間有一段路比較荒涼。那天下中班,也就是晚上十一點來鐘,天黑的早,天上沒月亮。家中人擔心他害怕,讓一雙兒女去接他。在回家的路上他問年長的兒子:“明智,你膽子大不大?”兒子答:“大!”他說:“你膽大走前邊。”又回過頭又問年幼的女兒:“明蓮,你害怕不害怕?”女兒一看黑黝黝的四周:“我害怕!”他對女兒說:“你害怕走后邊!”向四周瞅瞅不敢瞅,漆黑夜晚又是荒山,強裝好漢說:“爸走中間,給你們壯膽!”

別看克川膽小,可抓起工作既嚴格要求又以身作則。在“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”的最高指示要求下,他是隊黨委選定和培養的接班人,是內部掌握的重點培養對象。他雖只有三十出頭的年紀,卻有一身過硬的本事,抓工作不怕累,不怕餓,沒明沒夜。對人既關心又愛護,從他鉆機培養出一個又一個機長,科室人員,其品德和業績都得到了上下一致的認可。

1981年春節剛過,我與董振江同志奉命自133隊調到145隊。133隊在靖遠緊靠國家扶持的貧困地區“西海固”,荒涼貧困,山丹位于絲綢之道的咽喉地帶,風大天寒。

218凌晨,我們乘坐的西行火車到達山丹火車站。一出車迎面就是一股刺骨的寒風,使人感到這里將是一個遲到的春天。昏暗的燈光下副隊長張俊堂邊招手邊呼叫,熱情地迎接著我們。車站外面空曠荒寂,一片漆黑。遠方天空幾顆寒星忽明忽暗不停眨眼,不由人將衣領向上提高再提,老董說:“這里真冷啊!”就這樣我們到了145隊,在那里生活工作好幾年。從中不僅領略了獨特的河西走廊風光,也深深體驗了地質隊員與鉆探員工的刻苦精神和艱苦生活。

山丹的風多,天愈冷愈有風。冬天的北風,春天的東風,東風不是“吹面不寒楊柳風”,而是“東風不與周郎便”,有時比北風還冷。風一吹紛紛揚揚,揚起的有塵土,更多的是黃沙。平時工人在野外施工,吃住在帳篷,往往由于風裹著沙,吃完一碗面,碗底一層沙。春夏之交更是狂風不斷,“風吹石頭跑”是老鄉們的說法,那個時間還沒有“沙塵暴”這個詞,但知道大風一起砂石打臉。幾年中我們在農場,在荒原就遇到過幾場這樣的風,以一篇當時的日記為證:“午后,很寧靜,鳥不叫,云不動,”忽見南面一股黑色旋風迅猛移動。幾分鐘風至面前,天空立即黑了下來,伸手不見五指,對面互看不請,大的沙粒吹向人的頭臉,地面卵石唿唿啦啦滾動。人只有緊緊靠在牢固的建筑物靜等。十幾分鐘后風過天明,你看我滿面塵土,我看你看、鼻口中盡是“細沙”,這種典型的戈壁灘型的氣候,別的地方是難得看到的。后來我還據此狂風寫了詩一首:

河西走廊大風

1981.4

滾滾黃沙撲面來,風吹石跑腿難抬。

鋪天蓋地遮星月,襲目遮顏盡霧霾。

鉆塔警天拔地起,帳篷臥地遭沙埋。

鳥兒出窩無蹤影,只有野花獨自開。

可我們煤田地質隊的隊員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中,他們在嚴寒的天氣、惡劣的環境中工作。在荒郊野外,大山之中找礦為國出力。

在草原,在山邊,望天,天顯得高、顯得碧、顯得藍;望云,云顯得輕、顯得白、顯得淡;看山坡小花又嫩又鮮又艷,看山澗溪水又明又亮,嘗一口,啊!那么涼那么甜。看著大山,看著草原,看著我們的鉆機和帳篷,看著純樸善良的鉆工,無不贊美我們黨和祖國偉大,我們地質工人辛苦,我們民族歷史久遠。

我們站得高,我們看得遠,在幽靜中心情激蕩,在山邊草原同年青的鉆工放聲歌唱:“我們地質隊的生活就是這樣,奇妙的山頭是我們的戰友,錦繡美麗的山崗是我們的戰場。當明星還在眨眼,我們的心已飛向遠方.

建设银行卡怎么赚钱到支付宝